网站首页 注册会员 登陆论坛 搜索帖子 最新帖子 最热帖子 彩信频道
 
论坛首页族人论坛 → 当前帖子
 
题目:关于石门寺 回复: 0 浏览: 838
^_^!
表情: 作者:忻林 时间 2017-3-27 13:18:43 序号:8152
 
  关于石门寺

这次临海访古,到了石门寺。回来后再读《台州忻氏宗谱》,对石门寺有了更多的了解。
据《临海志》讲:石门寺在县东北二十五里,梁天监三年建,晋天福八年改名真如(见《嘉定赤城志》),后废。清顺治十八年僧真透重建,康熙二十年郡绅冯甦奉云南点苍山两铜观音像与寺,建阁殿西自为记(见《台州府志》)。
临海另有一个真如寺,在县东一百五里小芝,旧名回向寺,唐武德二年建,宋大中祥符元年改额(见《嘉定赤城志》),清顺治十八年遣废。康熙九年展界僧解正复业(见《台州府志》)。乾隆间毁于火,嘉庆戊午重创,辛酉建宝殿(见《宋世犖重修真如寺记》)。同治间刘守璈取寺产充书院膏火,寺废。光绪丙申赵守亮熙筹款复修葺之。
我原以为石门寺与天台石门忻氏有关,查考《台州忻氏宗谱》方知与天台石门忻氏无关。其一是忻公忻君先是临海忻生之十世孙,而不是石门忻成后人。其二是石门寺所在田洋村(现圳溪与田洋合称田圳村),其旁有石门岙,故应是以地名为寺名。
据《台州忻氏宗谱》讲:石门寺,在方家弄下,离城三十五里,旧名真如院。忻氏十五世君先公家资千顷,好行善事,惜晚年无嗣,将田业给与祀子外,舍慈云寺地十亩,石门寺田百亩、地五十亩,寺内有忻公忻婆容像,每逢腊月,寺僧备礼到门,凡忻氏子孙莫不各受此公之赐,永以为例云。
由此可见,忻公忻君先当时拥有家资千顷,田地还是十分可观的,我不知道他留给祀子(即继子)的田业有多少,但就他舍慈云寺地十亩、石门寺田百亩、地五十亩,这就一百六十亩(约0.1平方公里)了,即在现在能捐舍这样规模田地的人也不多吧。
再看《台州忻氏宗谱》中记载,忻君先。祥槐公之子。字光哲。号敬堂。生于明正统七年(1442)壬戌十二月初八日辰时。卒于明正德十五年(1520)庚辰十月初二日酉时。六十三岁。娶郑氏。生于明正统三年(1438)戊午六月十三日酉时。卒于明正德十五年(1520)庚辰十月初三日辰时。六十六岁。合葬大田。
在宋至明代的忻氏家族中,娶妻都比丈夫的年龄大是常见的,台州忻氏如此,陶公山忻氏也如此,忻君先夫妇中郑氏忻婆竟也比丈夫大五岁,更罕见的是夫妇无后嗣,逝世时竟只差一天,忻公逝世后一日,忻婆也隨他而去。夫妇合葬大田,不知是否与其父同葬于白石祖坟,还是在大田另觅坟园。
石门寺所祭拜的忻公忻君先是临海忻氏长房长孙,其祖父忻叨(云霍公)是明代修忻氏宗谱者,而其母秦氏或其姑母秦氏,可能还与秦鸣雷状元家有姻亲关系。
忻君先没有子嗣,但因是临海忻氏长房长孙,于是在族弟忻君宠家选次子忻汝棕为继子。但忻君先长族弟忻君宠二十五岁,其继子忻汝棕在忻君先逝世前两年刚出生。我们无法知道这个继承是忻君先生前指定还是夫妇逝世后由临海忻氏家族决定的,但可以相信《台州忻氏宗谱》讲“将田业给与祀子外,舍慈云寺地十亩,石门寺田百亩、地五十亩”,应是忻君先的遗嘱。
当地村民讲忻公忻君先是白水洋而来,可见他当时住在县西的白水洋。他捐舍的田地也应离石门寺不远,这样才方便寺僧管理和方便出租经营。此后承租经营就由当地乡民来操办,由此可见捐舍的田地在当地还是有人受惠的,石门寺僧和乡民都分享了忻公忻婆的遗产恩惠,这才有忻公忻婆的行善传说至今不忘,这才有忻氏族人每年腊月收到石门寺僧送来的礼品。
石门寺在清乾隆十七年间分作四房经管,但在嘉庆十六年四月间被火毁坏,仅留天王一殿,各房暂住,惟恐香火无存,于是当时四房经管者又签立合同,“毎房抽出田八亩,共计三十二亩零”,以租谷供建大殿之用。甚至还特别写明“不许私自盗卖抵押,至粮税余种之田,各房自行完纳,其余田亩其山塘地产出卖业户俱入大殿房理直,承收完纳国课,各房不得私自隐情”,可见严防死守,以防有人偷奸耍猾。
到了民国八年春季时,当时石门寺所在地一些乡绅要建延祚国民学校,但办校经费要从石门寺每年拨付三十石谷,并呈请县政府备案。但当时监管寺产的忻氏族人以“祖宗设立该寺捐产经营费多苦心” 怎可隨意划拨?于是心怀不服而去县政府起诉延祚国民学校,后来石门寺经营者王淡斋等认为双方“均非出于私心,一则以公益为当今急移,一则以慈善不可废弛,爰为两全之计,调和其间”,于是才订立这份合同。
合同首先说明“本盟据得忻舍主之赞同立之”,其次指定双方代表的寺僧“由忻氏与延祚校共同选择之”,以此可见在忻公忻婆捐助寺产后,原订字据有忻氏家族监管的规则,且此规则由明代至民国一直有效,否则此事不会如此容易解决。
当然订合同时的见证者忻若霞在清光绪年间任八庄董事,在当地也是个权威人士。
这位忻若霞,谱名忻正栋,是忻公和忻君宠之十四世孙,也是沿岙村人,因为忻公忻君先的继子忻汝棕是忻君宠之次子,而现在临海沿岙村的忻氏族人是忻君宠八世孙忻铭琳之血脉,所以民国八年见证签约时有沿岙村忻若霞出席也不是没有原因的。
同时可见签约中言“寺僧每年仍照旧例送礼至忻姓一次”,也应是送礼到沿岙村忻家,因当时临海大田附近的忻氏族人已迁徙分散,只有沿岙村是唯一的忻氏聚居处。
石门寺在民国八年的合同说明当时的管理状态,后来因战争而被毁,寺僧由八十人左右到无人主持,自然是寺废地荒。
到我们去访古时,正好是石门寺大殿正在修复中,意外见到忻公忻婆像被重塑一新,不禁为当时村民的记忆所感动,也更能感受到文化传承的力度。
据见过老石门寺的村民说,原来的石门寺山门在近大路边,由山门上山有好长一段路,现在这段路已被田地覆盖。
我遥望一下,由寺殿到山门有一百多米,确有气势,要想再有这个规模,不知还要多少岁月,不知是否还会有忻公忻婆捐舍的机缘?
三年之后,2020年,如还能在此为忻公忻婆逝世五百周年做一场纪念性佛事,也算是我们不忘祖先善行的一次怀祖行动吧!

没有回复帖子
 
表情
插入
上传
内容
  请注意:本论坛设置游客不能发帖子。回复帖子
Copyright © 2006-2008 *中国忻氏网* All Rights Reserv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