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 注册会员 登陆论坛 搜索帖子 最新帖子 最热帖子 彩信频道
 
论坛首页族人论坛 → 当前帖子
 
题目:忻氏文献研究的一些看法 回复: 0 浏览: 2392
^_^!
表情: 作者:忻林 时间 2014-6-4 13:31:04 序号:6606
 
  忻氏研究一直是一些族人关心的事,大家对忻氏来源有好奇心和有志探索也都是人之常情,只是由于文化背景和知识结构的不同会有分歧。
我想说,找证据是一件可遇不可求的事,靠想像只能是个心理满足,如有人说范蠡会做生意用心中有斤两来命名忻氏,这是不懂“忻”字的古文字本意,在古文字中“忻”字只是开心的意思,而且是拿“斤”(与斧头相似的刀)来开“心”的意思。所以,“心中有斤两”就只是自以为是的想法。
我也因对忻氏家族血统的好奇而探索了十多年,总算对宁波和周边几支忻氏家族的状况有了一些了解,对忻氏血统的渊源有了一些看法,现在想把这些看法写下来,供有兴趣者参考。

一、从历史文献看忻氏血统的渊源
由文献可见忻氏血统的渊源有五个:
1. 汉族(这是指现在的写法,未用DNA验过),宋代杭州已有忻氏,只是也未知是否真是汉族,只是按现有说法推论那几位忻氏是汉族。
2. 回族,这是元代文献可证,且也在浙江活动,如有后代,或也已与汉族同化。
3. 维吾尔族,这也是元代文献可证,且是西北豪族和名人之后,如有后代南下江浙,或也已与汉族同化。
4. 蒙古族,这也是元代文献可证,且也是西北豪族和名人之后,甚至是成吉思汗六代孙之后,但蒙古族中在组成元朝过程中统合了北方不少其他民族的部落和军队,如南下军中有契丹军,在云南留存了契丹后裔现在也与汉族同化。此例即可为忻氏探源提供血统样本。
5. 西北某族,这也是元代文献可证,只是现在可见的是一块忻都大王碑和遗存民族或为达斡尔族,或也已与汉族同化。
还有一个特例,那就是现在云南大理的一位忻德昆先生,他的民族是彝族,限于条件,现在无法知道他的家族状况。
由上可见,同样姓忻,可有几个不同的民族来源。而在现代科技条件下,也不难解决这一问题,只要把这几支现代忻氏的DNA检验一下,即可分辨不同族源。

二、从忻都文献看忻氏与忻都的关系
忻氏研究有一个纠结点是都提到忻都,而这位忻都也只在元代文献中大量出现,据我所知在元代不同人而同名的忻都有十几位,谁是现代忻氏的真正始祖?现代忻氏又有哪个能是其中一位忻都的真正后裔?
在宁波(即陶公山和梅墟)家谱中有忻都,在天台(即石门和临海)家谱中有忻都,在德清的地方志中也明确有忻都,我认为从地域遗存历史惯例看,宁波和德清的族源中有忻都的可能性比较大,而宁波和德清的族人来自不同的忻都的可能性也比较大。鉴别方法也容易,把这两地忻氏的DNA检验一下,即可分辨不同族源,只是取样一定要谨慎,不要取外姓入忻氏的后人,以免劳而无功。

三、从历史文献看宁波忻氏和天台忻氏的关系
同时要说的还是有点复杂的天台忻氏。
我原来寄希望于天台忻氏,是因为天台忻氏拥有目前最早的忻氏宗谱(清道光刻本),而宁波忻氏宗谱只是民国年间纂修的。但当我看到天台忻氏宗谱中有宁波东田湖迁去的说法后,便认为这一支也不会太古老,而其中有范蠡后裔之说再加上忻都之说,则更让我好奇地去找证据来反证了,因为天台忻氏宗谱中的范蠡说、忻蠡说、台州知州说都找不到同时文献可证。而凭1995年编的家谱自证是西施的后代去参加诸暨旅游局的活动就更不可思议了。
而对范蠡、东钱湖、陶公山等文献考证,让我认为天台忻氏宗谱中说法在一个前提下或可成立,那就是把他们的DNA与河南可认证的古代范姓的后人(如范仲淹)的DNA比较一下,只要相符,一切皆可证实。
宁波忻氏宗谱已明确由宋代的福建南安北迁去安徽滁州,元代再迁定海金塘岛,明代再迁定海(位在现在镇海)再迁梅墟,由梅墟迁陶公山。未说自己是范蠡后裔,始祖忻端也是景仰陶弘景而不是陶朱公(范蠡)。所以,我认为宁波忻氏宗谱是老实的。
而天台忻氏宗谱中有宁波东田湖迁去的说法,东田湖和东钱湖只是音讹,也即是从东钱湖迁去的。我也想过天台忻氏在宁波东钱湖居住的几种可能,也联想到现在天台忻氏宗谱中排行与宁波忻氏宗谱不同的原因。我认为,天台忻氏如是从东钱湖迁去的,那一定是在宁波忻氏迁入之前或之初,天台忻氏与宁波忻氏在东钱湖的交结点最有可能在宁波忻氏迁入之初,这或许可以解开为何宁波忻氏始祖忻端的祖父忻胜道会去东钱湖,而若干年后忻胜道的孙子也会去东钱湖定居,原因之一是在东钱湖有同姓的天台忻氏的祖先居住,忻胜道是投亲去的。
而由于天台忻氏与宁波忻氏并不同宗,所以这两支的排行是不同的,而上系家谱也不同说明非同一血统。
在忻胜道和孙子忻端迁入东钱湖之间,天台忻氏的祖先因何原因迁出东钱湖,这是要找证据说明的。
而迁天台的原因是在台州当刺史,这是史无证据可稽的,也和宁波忻氏宗谱中南安始祖忻安庆在安徽滁州当刺史同样史无证据可稽一样,我认为,在不少家谱中有攀龙附凤、耀祖光宗的状况,不加研究而望文生义是现在一些炒作者的行为,在古代当然也不鲜见。忻氏家谱也有“耀祖光宗”的地方,我对此持“老老实实找证据,有一分证据说一分话”的态度,有线索可提供大家来讨论,被驳回也无所谓,找到真相才是对家族有利的。炒作只能欺人一时,欺人的耻辱却会贻害家族。

四、从历史文献看范蠡和东钱湖、陶公山的关系
传说范蠡隐居东钱湖,化名陶朱公隐居陶公山。
我从历史文献可见,东钱湖在宋代之前是很小的一个湖,到宋代才拓成现在规模的大湖,而陶公山在明代以前也不叫陶公山,叫伏牛山。在宋代宁波地方文献和宋代以前的文献中并无范蠡隐居东钱湖之说,也无忻氏居住的证据,在宋代东钱湖边居住的豪族史浩一族留下了不少诗文,但却无范蠡隐居东钱湖和留下后代姓忻之说,可见东钱湖有范蠡后裔在宋代以前无传说,也可见传说范蠡隐居东钱湖只是明代把伏牛山叫陶公山之后的事。而在明代后忻氏迁入陶公山由一户发展成三千户,由一人衍生成一万人的大族,也不自认是范蠡后裔,即使到了清代忻家有人列出钱湖十景,内有陶公钓矶,但在修家谱时也不攀龙附凤地自称是范蠡后裔。
我倒是在文献中见过一条说陶公山以前多居住姓朱的人,现在多居住姓忻的人。但姓忻不是姓朱的改姓,现在陶公山还有朱家,居住朱姓,只是他们也不认为是陶朱公的后人。如有这个传说,当地的地方志会有记载,或许他们还在为范蠡保密,守住这千年的隐私。这又反证了隐居者是不会张扬自己的隐私的,被人知道了化名还怎么隐居?
我小时在陶公山听到一个传说,说忻家是一个公公带着儿媳逃到了这座山居住,这个逃来的公公就成了陶公山的来源,陶公者,逃公也。后来说是周边与忻家不和的某家人造谣传下来的故事,现在有被人衍生成范蠡带着西施逃来东钱湖隐居的故事了,现在还有人传说范蠡带着西施逃到富阳万市村隐居了,可见传说就是这样的传说,范蠡带着西施逃来逃去成了永远的传说。
于是也让我再联想这逃公之事或许真发生在陶公山,但不是这个时代的忻家事,而是元代迁去天台以前的忻家事。也许都不是忻家的事,而是别家的事。也许不是逃来陶公山的事,而是逃离陶公山的事。民间故事或谣言都给真相探索提供了种种可能,考证者只有靠证据做结论,民间故事或谣言只能当喝酒时的茴香豆用。
逃公的故事也让我联想起天台忻氏的一个和“逃”有关的传说,这是两地忻氏不和的故事,说的是宁波忻氏修家谱开祠堂,天台忻氏派人来庆贺,在祠堂上看到一本忻氏金字祖谱十分羡慕,于是出钱买通宁波忻氏看管祠堂的人,拿了忻氏金字祖谱连夜逃回天台。后来这本忻氏金字祖谱传到天台忻氏一个当军官的人手里,在打仗时他藏在身上,人亡谱亡。这个故事的真实性在于宁波忻氏在明嘉靖八年确实发生家谱遇灾事件,以致后来修谱时只能凭记忆和传说,也导致最初几位长辈的年纪错讹,后輩也十分无奈。

由上可知,目前尚无文献证据说明范蠡带着西施逃来东钱湖隐居,所谓陶公山的传说只是明代以后的事。也可见忻氏在陶公山定居与范蠡无关。
现代科技使人们可以靠DNA检验来证实忻氏各支的关系,或许天下忻氏真的不一家。还可以靠DNA来证实忻氏和范氏的关系,如别的地方有范蠡后裔也可一同参与。
希望各地忻家人尽快落实用DNA检验血统的项目,尽早解开一个姓氏的血缘之谜,或许也同时解开了一系列与范蠡有关的历史谜案。

没有回复帖子
 
表情
插入
上传
内容
  请注意:本论坛设置游客不能发帖子。回复帖子
Copyright © 2006-2008 *中国忻氏网* All Rights Reserved 【☆☆☆